我們的服務
  • 北京申派寵物服務中心
  • 總機電話:01080421460
  • 辦公地址:順義區高麗營鎮西馬各莊村65號
  • QQ聯系:
  • 聯系人:張先生
  • 聯系手機:13810205772
他們視寵物為家人 漂洋過海帶/NEWS
> 行業新聞 > 他們視寵物為家人 漂洋過海帶
他們視寵物為家人 漂洋過海帶寵物回國!

 


  

 

寵物回國

Eva和她收留的小貓。ZilarLee/攝

    俄羅斯小伙:2000多美元托運寵物回國值不值?

  3月11日,網名為“Vlad”的俄羅斯人在廣州外國人論壇gzstuff上發帖,詢問如何才能將其寵物狗帶回莫斯科,在網友的推薦下,他找到了一個本地寵物運輸公司。不過,在了解情況之后,他沒能忍住在網上吐槽,不滿麻煩的手續,更心疼對方2000多美元的報價,“我甚至可以用這些錢買到往返廣州和莫斯科機票了。”

  對于這樣的付出,澳大利亞人James再熟悉不過。2010年10月,他一趟搞掂了兩只寵物狗的安置,“折騰”著經德國將其運回了澳大利亞,而根據澳大利亞檢驗檢疫局的規定,來自中國大陸恰是未獲批準運入貓狗的地區,需要在消滅狂犬病的第三國或地區隔離半年,然后再在澳大利亞政府指定的三個隔離場隔離一個月,而且在這之前還需要聯系航空公司,在定座或購票時提出寵物運輸的要求,經航空公司同意后方可托運,在懷孕期的動物、分娩48小時內的動物、哺乳期內的動物等除外,航空公司還需將互為天敵、處于發情期的動物不裝載在相互的視野范圍內。

  為了讓寵物順利進入澳大利亞,很多在大陸的外國寵物主都會選擇諸如新加坡和香港等地區作為第三地作隔離,場地緊張的時候還得輪號。

  James的兩條狗——米格魯獵犬Comet和八哥犬Sparky是2003年在南京領養的,他說自己當初領養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將其帶出境會那么麻煩,“在其成為家庭一員的時候,縱使手續再繁瑣、花費再多也是值得的,我不想讓他們以后在中國流落街頭,就連想想都于心不忍。”

  后來,因為工作調動,James在德國待了年許,同時托運至此的兩條狗于此期間結束了隔離,輾轉被帶到了澳大利亞。

  回憶起當時的折騰,采訪時正在南京的James似乎已經記得不多,不過回過頭來再看當初的決定,就像每個童話故事都有一個美好的結局一樣,他說一切付出都值了。

  德國女孩:在華打工存錢救貓,已是第五只

  因為特別喜歡貓,“80后”德國女孩Eva笑將自己稱作貓女郎,前兩周來廣州的時候,她探望了父母的故交,并對白云山和沙面的景致贊嘆不已,稱唯一遺憾的就是沒能逮上機會和本地愛貓的街坊交流心經。

  一個人對于一座城市的眷念是一種很神奇的感受——和任何城市有了交往,再次提及的時候總會多一份歸屬感,Eva也是一樣,自以攝影助理的身份去了上海之后,Eva就把上海當成了第二故鄉,而對于廣州和上海的區別,她更愿意用城市的規模大小來類分,依然回味著廣州的美味。

  下周六,帶著兩只流浪貓,Eva又將回到德國。之所以說又,是因為算上這次,她帶到德國的貓已經共有五只,“我一般會帶那些年老或者殘疾的流浪貓,它們更需要得到好的照顧。”

  在“郭美美事件”等公共事件的推動下,人們開始越來越關注慈善,慈善也開始以各種展示形態,扮演了社會良心試金石的角色,被輿論將臉皮摁在石板上的,往往是名人或名企,若是分量輕點的,用“最美×××”的格式貼個標簽也就不過是嘴皮子一張一翕的功夫。

  不無市儈的,記者問Eva,你算是有錢人嗎?Eva淡淡一笑,帶著一絲尷尬,否定了記者的猜想,緊接著解釋說,作為一名獨立攝影師,她每個月一千多歐元的收入在德國并不算高(2006年德國人均凈工資收入為2040歐元),“但是我在生活方面不追求品牌,每次存夠錢了就會回上海,把一些流浪貓帶回德國。”

  不過,不知道社會是否已經過于進化,進化到一定要給每個行為都貼上可供世人理解的標簽,Eva的行為在親朋好友眼中就是如此,諸如為什么不關注德國流浪貓,為什么關注貓而不是人等的聲音夾棍帶棒地對她進行著輪輪道德審判,真正伸出援手的少之又少。

  “因為航空公司對每位乘客所帶寵物的數量有不同規定,我通過中國朋友發微博,希望飛往德國的中國網友能夠隨手帶貓,得到了一些年輕網友的響應,我這次帶回去的兩只貓會給男朋友,我很開心中國網友和他給我的這些支持。”

  寵物托運有技巧這行也有不少“故事”

  為了用有限的錢救助更多流浪貓,Eva還會自己親自辦理寵物出境手續,“其實這個過程沒有人們想的那么復雜,費用也沒有那么高。”但是,在泓龍動物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夏家彬看來,相比于像他們這種專門從事寵物托運的公司,初次辦理類似業務的個人顯然對整個流程非常陌生,而且他們大部分客戶都是移民國外的廣州街坊。

  美國全國地產經紀商協會日前出爐的年度報告顯示,2011年3月到2012年3月期間,中國人赴美買房一年花90億美元,成為美國房產第二大海外買家。對于中國人海外的投資熱,在接受記者采訪的時候,英國外交部司長Barbara Woodward也表示,雖然她不知道中國人在倫敦購入了多少房產,但是現在在倫敦可以看到越來越多中國人。

  因為相應需求的增加,嗅到商機的夏家彬索性在兩年前建了一個名為寵物全球通的網站,專人負責寵物接送疫苗注射和清關等的服務。像他們這樣從事這一業務的公司都聚集在白云機場周圍,能說得上名字的有七八家之多,而且由于相關法規更多是從航空公司進行約束,所以在相關業務的經營者眼中,能不能和“正規”挨邊,關鍵還看操作方是否有公司注冊的背景,而對于低價競爭帶來的市場亂象,這個江湖同樣流傳著不少“故事”——因為活體運輸要以超重物品運輸標準計重,有人罔顧寵物舒適,盡可能選用體積和重量更小的籠子;為了避免目的國或第三國的隔離,有人會將寵物麻醉,然后以普通行李的方式帶入……

  雖然上述故事沒有得到確證,但是每在聽到寵物遭到不人道對待的消息的時候,廣州四季酒店市場總監Jeff的妻子都會心里發揪,所以在三年多年前,將泰國脊背狗Spike帶來廣州的時候,她說自己特地找了靠譜的航空公司和寵物托運公司,“我不想讓Spike受苦,所以在同機抵達廣州白云機場之后,我就和代理公司去清關,清關一般需要五六個小時,但是在看到寵物顏色描述一欄上寫著‘藍色’的時候,海關人員很感興趣,想看看藍色的狗長什么樣,所以最后只花了一兩個小時就又見到了它。”

  入境三年多,Jeff的妻子將Spike的所有資料都整理在一個橘色文件夾內,健康證明、狂犬疫苗注射證明和小區養狗通知等,她整整收集了百余頁,“因為我不知道到時將其帶出境,需要提供哪些文件,所以有備無患”,而正是因為有了那些文件,Spike也得以長途“漂流”到了廣州,聽說在幾個星期之后才把時差給調整好。

  十年前的標準難滿足需求

  負責給Spike清關的是一家叫做AsianTigers的跨國物流公司,由于后者更多接手國內外搬家業務,很少單獨處理寵物入境事務,所以即便在三年后的現在,廣州分部的客服經理Sarah還清楚記得那單生意。

  人口、特別是人才的流動能夠讓一座城市保持活力。廣州是一座國際化城市,人口流動更多呈現出雙向性,除了駐穗機構外交官員,還有不少跨國公司的外國雇員,AsianTigers每年接手500多單外國人搬家業務,其中不乏像James這樣來中國之后長期居住并養寵物的客戶,“他們來中國的時候也許只有幾個行李箱,但是由于這里物美價廉,在離開找我們搬家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同一個客戶在數年間的家什已經多到要用集裝箱來裝運了”。Sarah說,在一單最夸張的業務中,一個外國人的物件竟然塞滿了十多個40尺貨柜,“光是運費就要十多萬,而且外國人喜歡收集諸如兵馬俑等的物件,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需要請專業的文物鑒定公司來做鑒定物件的真偽”。

  “不過很多外國人的收藏都是仿品,而且和寵物托運沒有保險不同,其它財產都能夠上保險。”

  事實上,也正是因為有了類似事情發生,對于寵物托運,不少航空公司都會做免責聲明,南航亦是如此:旅客應對托運的小動物承擔全部責任。在運輸中除南航原因外出現小動物患病、受傷或死亡,南航不承擔責任。

  之所以航空業有此“霸王條款”,是因為在寵物托運過程中,航空公司不僅要保證其健康,又要保證它們不傷害人類(包括防止疫病傳播)及危害飛行安全,故而從技術層面上而言,飛機上寵物托運的難度比普通貨物大很多,有人甚至稱比危險品運輸還要復雜,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也對此做了一整套的規定,每年進行修訂,2012年版本就增加了寵物托運容器標準等的內容。

  據了解,中國大陸目前共有13家IATA會員航空公司。按照慣常規范,各會員均應據此制定更為詳細的活體動物運輸指南和免責聲明,美國航空就要求高于29.4攝氏度的高溫不得托運寵物;國泰等航空公司還對諸如國斗牛犬、波士頓梗犬、英國斗牛犬、西施犬等“短頭顱(短鼻)類狗”進行限制,擔心這些寵物在情緒緊張或高溫的情況下中暑和出現呼吸障礙。

  雖然早在2003年底,民航總局和南航等單位的20多位貨運專家和技術人員組審定了國內第一次發布的《航空運輸活體動物包裝標準》暨《航空運輸活體動物裝載要求》,但是在十年后的今天,尚有不少航空沒在網站上對寵物托運作出任何指導,更何況上述《標準》和《要求》電報式的寥寥文字,早就很難滿足新的需求和適用新的現象。

                                                                 摘自新快報

友情鏈接;

北京申派寵物信息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22739號-1

服務熱線:01080421460

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_亚洲欧洲日韩视频在钱_午夜宫免费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